您好!欢迎来中国佛教网!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夹
我们的服务项目
  • 建立佛教场所规范化管理系统
  • 建立教职人员管理系统
  • 建立寺院发展战略
  • 佛教法律顾问
  • 佛教不良资产收复
  • 教务顾问
  • 寺院建筑设计规划
  • 如何加强教职人员的凝聚力
  • 如何避免佛教管理中的“人浮
  • 佛教场所管理中常见的几类问
推荐寺庙
高僧大德
专访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传印长老

他是一位克勤者,受戒于虚云老和尚,协助恩师复建云居山道场;他是一位精进的修行者,禅净双修,蒙虚云老和尚授予沩仰宗法脉,住持庐山东林寺,孜孜不倦,弘扬净土;他是一位学问僧,精研律、禅、净土等诸宗学理;他是一位教育家,曾蒙赵朴老信任,为改革开放后中国佛学教育的开创者之一,传业授道,法子遍天下。


作为一位亲身经历中国佛教数十年巨大变化的老人,耄耋之年执掌中国佛教协会,一时之间,传印长老为今日佛教界众目所瞩:在国家改革开放30余年,伴随着国运日益强盛,佛教呈现欣欣向荣局面之时,新一届的中佛协理事会对中国佛教未来的发展有何设想?在中华文化崛起的新时期,佛教如何发挥自己的作用?作为一位教育家,他对于佛教僧才的培养有什么看法?


记者:您亲身经历了中国佛教几十年的巨大变化,对中国佛教的历史和现状有深刻的理解。能否谈谈您对中国佛教未来的发展有什么样的设想?


传印长老:国家改革开放30余年,伴随着国运日益强盛,佛教呈现欣欣向荣局面。中国佛协第八届理事会要承前启后,继往开来,在政府主管部门领导下,带领全国僧俗佛教信徒,继续高举爱国爱教旗帜,继续贯彻前会长赵朴初居士倡导的加强佛教自身建设的宗旨和精神,要与时俱进地在僧人道风、学僧教育、规章制度、讲经说法、慈善事业、和谐寺院、海外交流,以及国际友好等方面,加强建设。为此,本届中国佛教协会成立了9个专门委员会,以便开展实际工作。中国佛教要更好地适应日益进步的新时代,为社会和谐,为中华文化复兴,为国家富强,发挥更大的积极作用。


记者:新中国成立60多年来,特别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,中国佛教的发展迈入了新的阶段。当前,在中华文化崛起的新时期,佛教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应该如何发挥自己的作用?


传印长老:新中国成立以来,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,随着国家经济社会的持续发展、国际地位及影响力的日益提升,给佛教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空间和大好机遇。


胡锦涛总书记在十七大报告中指出:“当今时代,文化越来越成为民族凝聚力和创造力的重要源泉、越来越成为综合国力竞争的重要因素。”“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必然伴随中华文化繁荣兴盛。”


时值“中华民族伟大复兴、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”的新时期,我们中国佛教理应把握时节因缘,大力弘扬佛教文化。作为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中国佛教文化应当继承传统,立足现实,发展未来,紧扣时代脉搏,审时度势,与时俱进,努力挖掘、宣传契理契机(与当代社会相适应、与现代文明相协调)的佛教文化与和谐理念,尽可能多做一些佛教文化的普及性教育及宣传(如会属中国佛学院新近刚举办了第一届“法海探源”佛教文化之旅),以使更多的人有缘接触并了解“慈悲济世,护国利民;智慧圆融,和谐吉祥”的佛教文化。同时,中国佛教文化更应走出国门,面向世界,加强对外文化交流,吸取各国优秀文明成果,增强中国佛教文化乃至中华文化的国际影响力,从而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。


中国佛教协会将一如既往地在全国范围内倡导讲经说法、弘法利生、佛学研究、创建和谐寺院等有利于弘扬佛教文化的系列活动,以期更好地继承与发扬中国佛教的优良传统,为促进经济发展、社会和谐、民族团结、祖国统一和世界和平作出更积极的贡献。


记者:“人间佛教”的理念,从太虚大师到赵朴老,是中国佛教现代发展中一直贯穿的主线。在新的时期,“人间佛教”这一理念应该如何实践?


传印长老:人间佛教实即大乘佛法的同义异名。其内涵可以用“智慧”和“慈悲”4个字来概括。
据大乘经典诸经之王《华严经》,凡皈入佛门者,皆立“四弘誓愿”,是即实践大乘佛法——人间佛教的行为纲领。四弘誓愿即:“众生无边誓愿度,烦恼无尽誓愿断,法门无量誓愿学,佛道无上誓愿成。”


佛教行世的目的,便是在人间度众生;使人间和美,使众生安乐。要求佛教信徒断除烦恼,并要度化众生断除烦恼。烦恼即是“无明”,即是“我执”。无明即不觉,不觉即迷,迷即执我;以自我为中心,与众生对立,犯种种错误。要修学种种法门以对治烦恼,乃至成就佛道,这便是大智慧;以此智慧教化众生,便是大慈悲。用此智慧,行此慈悲,努力精进,自强不息,庶几践行大乘佛法“人间佛教”这一伟大理念于万一。


记者:从上世纪80年代起,您就开始从事佛教教育工作,从中国佛学院的教务长,到副院长,再到现在的院长,对中国佛教的人才培养作出了重要贡献,也最有发言权。请问,在您看来,一个合格的佛教僧才,应该符合什么样的标准?


传印长老:“合格僧才”4字,依佛教自身,有其固有的要求。时代进步,迈入新时期,则更需要在固有要求的基础之上,改变和丰富某些方式和内容。若依愚见,合格僧才的条件有八:一、以爱国爱教、拥护中国共产党、遵行国家法律为前提;二、以坚诚信仰佛教为保证;三、以如法实行戒律为基础;四、以通达佛教教理与有关文化课目为入门;五、以实修定慧工夫为主体(由于佛教的实质是实践,所以这一条非常重要);六、以弘法利生为业务(不仅讲经说法,还包括救灾慈善、国际交流等);七、以绍隆三宝、住持道场为根据;八、以悟彻自心、继祖传灯为究竟。


记者:赵朴老曾经说,中国佛教最需要的是人才。经过几十年的培养,中国佛教界涌现出大批优秀的僧才。作为中国佛学院的院长,以您对佛教教育的理论研究和实践经验,您认为对于新时期的中国佛教来说,应该如何培养合格的僧才?


传印长老:培养合格僧才,是即佛教教育事业。特别是青年僧的教育事业,关系着佛教的现在和未来,是中国佛教事业核心之核心,必须抓紧、抓好。


佛教具有非常优秀的教育传统。释迦佛陀本人便是一位伟大的教育实践家,以身作则,率先垂范,以三无漏学——戒、定、慧贯彻于教育之始终。佛灭后,洎至佛教传入中国,僧团、丛林——寺院道场,便是一所完整的学修并重的佛教教育大学校。20世纪以来,因时代进步,佛教教育开始采用办佛学院的方式,直至于今,已经取得了可观的成绩。我们新中国培育合格僧才,首先是要爱国爱教,政治上要靠得住;其次是要实践僧人的戒律,戒律并不是用来束缚人的,恰恰是用来铸造和完善圣贤人格的。在此基础上,不仅要有较高造诣的佛教知识,而且要学修并重,所谓“解行相应”。以现代而论,要具有中专或大学水平的学养,要懂外语,还要会电脑。如果根机迟钝,在知识方面做不到,也可以持戒修行,一门深入,爱国爱教,独善其身。


自20世纪80年代国家改革开放以来,赵朴老便致力于恢复因“文革”中断14年的中国佛学院,并提出当代佛教要务是培育僧才,为此,以中国佛教协会名义于1981年春派遣我赴日本佛教大学留学考察佛教教育情况,1983年12月回国。我在1984年开始从事中国佛学院教务工作。中国佛学院于1956年建立,迄今已经54年,取得了很可观的成绩,这是党和国家扶助和支持的结果,前会长兼院长赵朴初居士的功勋也不可磨灭。


目前,中国佛学院的建设受到全国政协、中央统战部和国家宗教局领导关注,拟拨巨额资金,另辟新址,重新启建,现正同北京市有关部门协调选定院址。


此外,4年前在浙江普陀山(朱家尖)新建的“中国佛学院教育学院”已经落成,其布局是按照大乘佛教八个宗派规划的,建筑宏丽,规模可观。现正在向主管部门请示开办“普陀山八宗学院”。佛教八宗为中观、唯识、天台、贤首、禅、净、律、密,是大乘佛法的主体。佛教源于印度,而八宗则繁荣于我国隋唐时期。八宗各具特色而相辅相成、圆融无碍,这是我国佛教的特色,也是我国所独有,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都无法比拟的。


今值中华民族崛起盛世,开办佛教“八宗学院”,适当其时。我们把“普陀山八宗学院”办起来,办好它,其历史和现实意义都十分重大,且将在海内外和国际上产生良好的影响。


记者:日本的佛教教育处于世界比较先进的位置,您出版过一本专著介绍日本的佛教教育。请问日本的佛教教育对于中国的佛教教育有什么借鉴意义?或者说,中国现在的佛教教育还有什么需要提高的地方?


传印长老:日本的佛教教育重视对受教育者进行系统、扎实、全面的学术训练,重视语言基础的培养,鼓励创新,重视研究的国际化和成果交流。在提升学僧文化素质、扎实佛学研究的语言基础、开阔研究视野和思路等方面,日本的佛教教育的确有可供参考和借鉴之处。


吸纳现代教学理念,运用现代教学技术,我们还须不断地学习和提高这方面的能力。


记者:在现在的佛教研究中,教界的研究者常常从宗教的立场进行研究,而学界的研究者常常从世俗的学术角度进行研究。您的经历很特别,既受过严格的丛林教育,有丰富的宗教经历;同时又受过严格的学术训练,对佛教的学术研究也有很深的造诣。请问,在您看来,这两种研究角度可以融合吗?在什么程度上可以互补?


传印长老:佛教学术研究、宗教理论探讨,促进佛教的宗教实践;宗教实践给研究者以启示,帮助研究探讨更进一步,并促进宗教实践深入下去——如是学界与教界互动,使佛教日益发扬光大起来。


记者:近年来,佛教界在开展道风建设。所谓道风建设,用教内的话来说,就是戒律的问题。您对佛教的戒律有很深的研究,曾经出版过研究四分律的专著,主持过很多传戒,戒子满天下。请问,对于中国佛教来说,在新的环境下,传统的佛教戒律如何与新的时代环境相适应?


传印长老:佛陀临涅槃之际,咐嘱弟子:如来入灭之后,佛弟子应当以戒为师。因此,确切地说,对佛弟子而言,这个问题应是如何在新的时代环境下,以戒为师,严持戒律的问题。以戒为师,严持戒律,首先应了解持戒的精神实质。声闻乘戒律以出离心为基础,重在防非止恶,以清净心地、断除烦恼。大乘菩萨戒则以发菩提心为基础,不仅要止恶,更本菩提大愿积极行善、饶益有情,以上求下化、自觉觉他、普度众生。了解了持戒的精神实质后,我们再来看佛教的戒律:五戒十善是佛教的基本戒律,它与社会主义伦理道德是一致的,从某种程度上说五戒十善可谓具有普适性的道德规范,是具有因果理论支撑的道德规范,坚持这样的戒律理所当然。


汉传佛教出家众以素食和独身作为传统,是佛教重视因果、慈悲戒杀、众生平等的体现。独身代表着出离心,意味着离贪欲断烦恼,是区分出家在家的重要标志。诸如此类的佛教戒律是佛弟子在任何时代都应严格坚持的。另一方面,应该看到佛教的戒律并非僵化、死板的,而是可以在坚持戒律精神的前提下,根据戒律的要求和实际情况的需要有所开许,有所变通,从而使佛教戒律在保持自身精神传统的同时,获得适应时代、因应当下的灵活性。


在这里有一大原则:于国、于公、于众生有利益的事,便都可行,不违戒律;反之,于国、于公、于众生有损减的事,即违戒律,都不可行。


传印长老在回想江西8年俗尘岁月时,曾赋诗句“无心一任风霜面,有志且从水月观”,显示出一种恬淡的智慧,也显示了经历数十年风雨沧桑磨砺的一位奉佛者的精诚信念。相信在这种智慧和信念之下,中国佛教将会收获更多的喜悦!

版权所有:中国佛教网  联系地址:浙江.杭州市
浙ICP备09106365号-1